广东知光因资金管理需求

2020-08-12 13:00

公开资料显示,冠昊生物系一家从事再生医学材料及再生型医用植入器械研发、生产及销售的企业。然而,自成立以来,冠昊生物的发展长期遭遇资金瓶颈,在多次引入战略投资人之后,于2007年决定ipo,于2011年7月登陆创业板。

截至该公告日,最新披露的质押记录显示,广东知光已累计质押5494万股,占其所持冠昊生物股份的比例为86.2710%,占其所持冠昊生物股份总数比例20.7199%。

本次补充质押源于2017年7月21日。彼时,广东知光因资金管理需求,将其所持有的818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16.01%)冠昊生物股权,质押给国泰君安和浙商银行。

4月14日,广东知光解除质押给深圳市广森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2043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32.0808%)冠昊生物股权。随即,广东知光又将同等数量的冠昊生物股权质押给公司控制权收购方广州永金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金源投资”)。

也就是说,广东知光已将其持有的冠昊生物超过八成的股权进行了质押。在一家机构投资者看来,倘若冠昊生物股价继续下跌,前实控人方面不排除出现诸如“爆仓”的风险。

外界担忧,在新的实际控制人张永明及林玲夫妇上位之后,冠昊生物的管理团队以及业务发展是否会出现变数。对此,冠昊生物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周利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并不会。张总(张永明)希望整个管理层稳定,继续经营。”

据冠昊生物披露,2月1日,广东知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知光”)将其所持有的24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3.78%)冠昊生物股权,补充质押给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君安”)。

据冠昊生物2月6日披露,截至公告发布之日,广东知光累计质押冠昊生物股票5494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6.63%,占公司总股本20.72%。

“原来股东(有)负债,投资(项目)比较多,股票也有质押,现在股价下跌,资金周转不灵。”周利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

时至今日,外界并不清楚冠昊生物前实际控制人朱卫平和徐国风两人缘何选择在此时将控制权让予他人。在股民看来,这是一桩“卖便宜”了的交易,尤其是在a股ipo形势不断趋紧、壳资源水涨船高的大环境下。

成立于1999年的冠昊生物于2011年登陆深交所,经过多年发展,公司立足于再生医学产业,拓展生命健康相关领域,核心业务已形成“3+1”格局,即材料、细胞、药业三大业务板块和一个科技孵化平台。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采访冠昊生物管理层了解到,公司出让控制权主要是出于债务原因。在出让控制权之前,控股股东曾质押了公司较多股权。

4月上旬,位于广州市黄埔区的医疗器械企业冠昊生物(300238.sz)发生了控制权变更。新接盘方以超过10亿元的现金增资,控制了这家擅长研发创新的高科技企业。

冠昊生物上市后,曾一度长期依赖单品生物型硬脑(脊)膜补片的销售收入,此后又陆续布局了眼科、细胞和科技孵化平台等领域,但经营业绩长期不温不火。即使是在2017年,公司营收才刚超过4.50亿元,营业利润6700余万元。

“对朱总(朱卫平)来说,创业这么多年,想快速发展,碰到这样的环境,所以引进一个更有资金实力的股东,对公司来说未必是坏事。”周利军进一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这要从2018年2月2日冠昊生物停牌前说起。当时a股正处于调整期,市场波动较大。冠昊生物在1月31日和2月1日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出现“闪崩”迹象。

就在让出控制权的同时,冠昊生物又对浙江“明星”抗生素企业—浙江惠迪森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迪森”)发起了重组。在周利军看来,惠迪森这一标的“极好”,同时是一个“现金奶牛”。

截至该公告日,最新披露的质押记录显示,广东知光已累计质押5494万股,占其所持冠昊生物股份的比例为86.2710%,占其所持冠昊生物股份总数比例20.7199%。

与普通医疗器械相比,植入医疗器械属于高端产品,技术含量高,研发周期长,前期投入大,注册申报、审批时间长,对于企业资金实力要求很高,同时还受制于市场准入、技术与人才等限制。

冠昊生物当即采取了紧急措施。2月2日,其以拟筹划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事宜为由,宣布停牌。而实际上,在此之前,冠昊生物控股股东还补充质押了股票。